prev next front |1 |2 |3 |4 |5 |6 |7 |8 |9 |10 |11 |12 |13 |14 |15 |16 |17 |18 |19 |20 |21 |22 |23 |24 |25 |26 |27 |28 |29 |review
今天, 人们广泛地认为伴随着经济的增长,发展中国家将会走欧洲和北美那段被人们称epidemiologic transition 的道路 。这个称呼描述了在19 世纪末期和 20 世纪初期疾病的变化模式和整个健康状况的改进。随着死亡率的下降和人口平均寿命的上升, 人们经历了疾病的分布模式的改变, 从传染病占统治地位的到慢性病,例如心脏病和癌症占统治地位 。这种情况可以被解释由於更多的人能活到这些疾病发生的年龄。尽管如此, 这种转变不仅仅代表了一个问题替代了另外一个问题,而是代表了整个健康体系的改善。 epidemiologic transition正在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不同程度的发生。在拉丁美洲和亚洲的一些中等收入的国家, 例如, 用于慢性疾病的费用已等於或 超过传染疾病的费用 [1]。但是这种转变并没有完全完成。许多国家特别是最贫穷的国家, 在慢性病增长的同时传染疾病仍然是一个巨大的负担。这些国家并没有将一个问题转换为另外一个问题;相反, 他们正在遭受两种疾病的折磨, 我们把这称为双重负担 。[2]  这种转变不是不可避免的。正如历史上的卫生革命所证明的,政策和投资是改进环境质量和公共的健康必要的两大环节。
1. Christopher J. L. Murray and Alan D. Lopez, eds.,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: Volume 1 (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, Harvard School of Public Health, and The World Bank, Geneva, 1996), p. 18.
 
2. A. Rossi-Espagnet, G.B. Goldstein, and I. Tabibzadeh, "Urbanization and Health in Developing Countries: A Challenge for Health for All," World Health Statistics Quarterly, Vol. 44, No. 4 (1991), p. 208.
http://wri.igc.org/wri/wr-98-99/001-ptn2.htm#life